玉傀儡.浮生若梦

瑜乔.昙花一现

“呐,乔儿,这昙花很美吧?”周瑜微笑着问。

“是很美。但只过一夜,它便会凋零。”她苦涩一笑。

“不,即使只短短一夜风华,但它绽放时,却是任何花都比不上的美丽。”他将那朵花摘下,别到她发间,尔后露一个温和的笑。

公子温如玉。

“若这次我回不来,你便别等我了。”

她听着,麻木地点了点头。

宁愿绽放后便陨灭。也,不愿平淡地活着吗?

好像有什么东西湿润了眼眸。

一定是进了风沙吧……

——

他静静地躺在那,白衣上染着刺目的红。

心中一股酸涩。

“乔儿,抱歉。”无法再按誓言相守生了啊。

她已泣不成声。

——

他去了。

带着笑意。

“终是只剩我一人了啊。”她垂眸,樱瞳暗无光。

眼前山水美如画。

桃扇依旧,奈何故人已逝。

叹浮生,竟也成曲。

瞳美似辰星剪水。

只当年盈盈笑意不复。

“你如昙花一现,出现在我黯淡的世界里。奈何花期太短,刹那风华难敌生死离别。黑暗重袭。寻寻觅觅,世间再无君。独泪当年湖。”

弃了手中纸伞,水面仿佛映出他身影。

痴望幻影,忽绽开笑。

却比哭还难看。牵强。虚假。

能让她笑的人已经离去了,她又怎能笑得出来?

“公瑾……”

人生只若初相见

——end——


评论

热度(3)